[转]青·春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本文作者:纯之,片刻app新锐作家,已出版《你是我提笔不敢写下的念头》。微博:@纯之


“从今往后,换我牵你带你走,换你当我的宝贝。”


如果有下辈子,我给你当妈妈。

——青果记于2012年9月

【一颗青果子】

当我早上醒来,阳光从闪着钻石一样光芒的玻璃窗里照射到我脸上的时候,我的眼睛还没有睁开,我的嘴角已经开始以45°角的方向向上扬起,是晴天啊。

6:03AM,我站在窗前看着外面,楼下的康奶奶提着一个菜篮子正向菜市场走去,路两旁的花坛里,我看着那些小花儿在摇摆,不知不觉我的小屁股也跟着一起摇摆起来,我闭着眼睛,用力的吸着空气,我能闻到泥土的味道。

“青果,下来,不要趴在窗台上。”

我悄悄的瘪了下嘴,然后一骨碌从窗台上翻下来,转身露出一个茶花一样清新的微笑。“春慵,今天是晴天哦,我可以出去玩2个小时的对么?我可以穿裙子,对吗?”

“今天我要考试,等奶奶来了再说。”

Yes!我嘴边的茶花开了,变成了一朵大笑茶花。

“不过今天只能玩一个小时,你昨天玩的太久了。”

“春慵,春慵,昨天只不过多玩了36分钟,没有到一个小时呢,春慵。”

“那也不行,青果,洗洗手,马上要吃饭了。”

“爸爸,那我今天就玩1个半小时好了,好不好,爸爸?”

“等奶奶来了再说吧,我先去给你弄东西吃。”

他刚转过身,我的舌头就伸了出来向他吐了很久,小气鬼。这是沈春慵,鼻子很挺的沈春慵,眼睛很大的沈春慵,还有大大的双眼皮,个子很高的沈春慵,我的爸爸沈春慵。

我的名字叫沈青果,5岁,很快很快,再有一个半月,我就6岁了。我的心脏上面多了个小眼儿,所以我不能跑,不能跳,不能哭,不能大笑,就是平常坐在沙发上,有时都会喘很粗的气。当时抱着给春慵看的医生说我最多活到5岁,可是我今年已经5岁了,我打破了他的魔咒。这些话是我偷偷听到奶奶和春慵说的,当我问春慵的时候,他说:“那是给睡美人下咒语的坏女巫说的,只要青果不乱蹦蹦跳跳,不大哭大闹,每天开开心心的,就会从青果长成成熟的红果。”所以心脏病和我纠纠缠缠这么久,我抵死不从,到最后也没有遂了它的心意,没有跟它你侬我侬,它很生气,所以总是半夜来找我,吵醒我的梦。

“青果,不要磨蹭,快点去洗手。”春慵的声音不大,总是很温和。

“青果,洗手要用洗手液洗出泡泡来,不然今天就待在家里吧。”

噗嗤,噗嗤,噗嗤。由于挤了太多的洗手液,泡泡太多,自作孽的拧不开水龙头。“春慵,我需要你的帮助哟。”

早饭是一杯牛奶,一个煎蛋,一片培根,两片面包,还有一大堆的蔬菜叶与西红柿片,难吃到极点。我装作漫不经心的慢慢把蔬菜叶和西红柿片摆在旁边,眼尖的春慵在下一刻立刻把它们又填了回来。气馁!最讨厌吃西红柿!

“青果今天的小辫子都飞到天上去了。”我扭过头继续啃着西红柿,春慵起身到我身后,摘下我的小辫子重新梳了起来。春慵不会梳小辫,却总是喜欢给我梳,搞的我每次看见他盯着我的小辫子的时候,我都能看到他跃跃欲试的目光。每次梳完了,不是左边有个小包包,就是右边有个小包包。

“春慵,西红柿是大魔王的食物吧,可真难吃啊!”

“西红柿是打破女巫魔咒的食物,快点吃。我去学校了,你在家乖乖的等奶奶来,有事情就给我打电话,不要爬上窗台,谁敲门也不许开, 奶奶有钥匙。”春慵可真是啰嗦,我悄无声息的用眼白看了他一下,我发誓我没有瞪他。

如果我把表调的快一点,奶奶是不是就能早一点来了?我每天就是想着玩,是不是一个肤浅的小孩儿?昨天电视上的西装男人,指着那个女人的鼻子说她整天只会逛街,花钱,到处玩,真是肤浅。哦,天啊!肤浅也是大魔王给我标签么?可是外面对我来说,真的是诱惑力极大啊!如果可以去儿童乐园,我愿意一个月不吃巧克力。

开门的声音传来了,奶奶来了。

“青果,想不想奶奶?”奶奶拿了好多东西进屋,我也可以拎一点,所以抢着去帮忙,结果奶奶只给了我两根葱让我抱着。

“想!”我拉着奶奶的手,同样给了奶奶一个如茶花一样清新的微笑。

奶奶是个好看的女人,头发总是一丝不乱的盘在脑后,裤子上面一点褶皱也没有,还没说话,嘴角就先有微笑,温柔的像我装满水的浴缸,温柔的像我床上的兔子枕头,温柔的像外面花坛上的花。这样的女人是春慵的妈妈啊,春慵真是好福气,所以春慵才会那么好看,声音也总是温和的吧。

我也想要一个会对我说话,给我唱歌的妈妈。可是我的妈妈只存在于照片上,照片上的妈妈,旁边也只有春慵,没有我。以前每次和春慵说起妈妈,春慵都会眼睛红红的,像我的兔子枕头,所以我就不再说了,我想妈妈一定是被大魔王封印起来了,等我长大了,我会披着金色的铠甲去救妈妈,就算被大魔王打倒,我也会高喊着:“我一定会回来的。”

“奶奶,我可不可以穿这条裙子,春慵说我今天可以在外面玩哦。”我拿着那条绿色的连衣裙比在身上,笑着对奶奶说。我感觉我的嘴角都要碰到眼睛了,如果奶奶再不答应,就要抽筋了。

“好吧,不过还要披一件外套哦。青果,你的小辫子又是乱乱的。”奶奶又重新梳起了我的小辫子,与我和春慵不一样的是,她梳了两个小辫子,他们怎么总是和我的小辫子过不去。

清凉的风吹在脸上的时候,我觉得天空都比刚才亮一些。可惜暖暖去上学了,没有人和我讨论鸡冠花为什么叫鸡冠花。


妈,你说怎样就怎样,只要我能陪着青果长大。

——沈春慵记于2012年9月

【春意慵且绵】

我喜欢抽万宝路和红双喜,每次都是反锁上房门以后,点上一根,狠狠的吸上两口,再往外走。有时吸的太用力,会感觉到肺部一阵强烈的刺痛,然后心脏快速的跳动几下,这时我就会想,青果不舒服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种感觉的。

我抽过的烟,可以布满整个天空,然后适时的下起一场酸雨,毁灭很多东西,可是直到现在,我还在。

学校总是一副不谙世事的模样,其实包裹着多少乌烟瘴气、烟视媚行什么的,谁都知道,就是谁都不说。

“慵子,今天带青果子去我那吧,我妈和我爸跟着旅游团玩去了,晚上我给青果子换换口味,天天吃你的面包片也不是那么回事儿啊。”项安逸总是喜欢人在我左边,却拍我右边的肩膀。而且,他说得对,我只会做三明治。

“好,晚上我妈走了,我给你打电话。”我俩之间不提谢,显得娘们儿,显得不像兄弟。“好好考吧,别又没过,还得补考。”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头也没回的走进了考场,不过我知道,他一定在我身后比中指,因为他就算昨天恶补了一夜,今天也未必能及格,我却从来不用补考。

从口袋里拿出笔,顺势带出一张小纸条掉在地上,我捡起来看了看,是我的青果写的。“春yong爸爸,加you!”字可真丑,还有拼音,左下角的那个梳着朝天辫的笑脸小姑娘可一点儿也不像她。我的嘴角开始以45°向上扬起。

傍晚的天空,总是让你觉得非常想抓住点什么,因为你感觉到了时间的流逝,就像刚经历了龙卷风,你看到了你失去的东西,却只能眼看着它消失在你的视线里。回家的路上,我又狠狠的吸了五根烟,直到感觉到了喉咙有呕吐的感觉才停止。

“我回来了。”打开门,我看到青果仰躺在沙发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电视,听到我回来了,立刻小步溜到我面前,然后向我90°鞠躬,一脸傻兮兮的笑。

“春慵大人,您回来了。”

我用余光看了一眼电视,上面放着日本不知名的动漫。这颗青果子已经被无情的荼毒了。

“奶奶回去了么?”

“是的,春慵大人,奶奶大人说,锅里有饭菜,她要回家去给爷爷大人做饭了。”

我抬头看了一眼天,还有些微亮,我把青果叫到身边:“青果,今天我们要去安逸叔叔家里睡,可以听话吗?”

青果的眼睛像我,但是嘴巴总是喜欢抿的紧紧的,这像美意。我的生活总是会在遗忘和被揭开中度过,每当心上结痂,总会出现一把新的刀具给它再添伤口。可我总是缄言不言,谁也不知道我是否疼痛,谁也不知道我是否受伤,我不给任何人机会,我不会流露出任何萧索的预兆。

在收拾青果的衣服与药品的时候,我看见了墙角挂着的铃铛,它让我想起了徐美意——沈青果的妈妈。

我和徐美意是属于学校严打,家长严防的早恋。经常在晚自习的时候,我约她到教学楼顶层,然后拉着她的手,看着她的脸红的像是要滴出血来。有时候我也会从后面抱着她,看着楼下的校监拿着探照灯一个角落一个角落地寻找着躲在角落的情侣。

大学录取通知书下来的那天,项安逸提议去游西湖,我“诱拐”了徐美意。我们坐了4个小时的火车到了杭州。晚上我抱着徐美意的时候,她总是会默默地哭泣,温热的液体会顺着我的锁骨流到我的脖子里,因为我们报考的不是同一个大学,她总是害怕时间和距离,她说那是最让她恐惧的东西。

夜晚是私欲战胜理智的时刻,在杭州的第一晚,我就和徐美意相互融合在了一起,最后一刻,我浑身颤抖着,抓着她的头发,我能看到她紧紧抿着的嘴唇,也能感觉到她的指甲用力地掐着我的后背。

杭州之行总体还是令人非常满意的,上午的时候我们一般不出门,下午坐在西湖边上看看来来往往的小情侣,我抽着烟,和项安逸胡天黑地的乱侃。晚上就是夜摊与啤酒,聊如果我们此刻多了环游世界的钱,会不会抬脚就走。半夜我还能和徐美意一起听到项安逸在隔壁和另外一个女人的喘息声。我突然觉得世界离我很远,不过也可能就在眼前。

大一刚过3个月,徐美意打电话和我说,她怀孕了。我说:“那你等等,这个周末我陪你去医院。”徐美意半天没说话,30秒之后,她把电话挂了。

之后,我发疯一样地找徐美意,结果她凭空消失了,学校说她办了休学,她全家也都移民去了加拿大。可是4个月后,项安逸带我去见了一个女孩子,她抱着一个婴儿,说那是我的孩子。

我给她取名叫青果。

徐美意死了,英文早产引发的大出血。她死的时候,她的父母还在加拿大给她准备留学的事情。

青果今年5岁了,还有一个半月就六岁了,她因为早产,胎儿期营养不良,导致先天心脏就有疾病,医生告诉我的话,我到现在都还记得:“等过了5岁,多活一天都是赚到了。”我妈总说让他们来养青果,我还可以交女朋友,我却始终回答:“妈,你说怎样就怎样,只要我能陪着青果长大。”

青果一到项安逸家,就会和他家的萨摩耶滚到一起去,一点也不像个女孩子。项安逸今天家里做了火锅,青果坐在桌子前面,眼睛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转个不停,想伸出手去,又怕被烫,但是香气却像羽毛一样撩拨着她,她自己拼命地咽口水,不时还用眼睛瞟我,因为她不会用筷子。哼。

“安逸叔叔,我帮你尝尝它们熟没熟,好不好?”

项安逸完全没有理会青果的自告奋勇,反而夹起来一片羊肉往嘴里送去,这时青果的眼睛立刻变得直勾勾的。我揪了一下青果的小辫子,“青果,注意口水,一会安逸叔叔会笑你尿裤子了。”刚说完,我发现青果用眼神轻轻地瞪了我一下。

“哎呦,青果子会翻白眼了哦,可真像你。慵子,给青果子夹肉吧,已经熟透了。”

我夹了满满一盘子肉和蔬菜,用调料拌好了递给青果,她抱着盘子站起来,轻轻的抿着嘴角,脸上出现了一丝小小的得意,然后笑眯眯的看着项安逸。“谢谢安逸叔叔。”她笑的时候,像是一朵小小的茶花。

晚上我抱着在我怀里熟睡的青果走到房内,把她轻轻的放在床上,走回客厅,关上门,打开窗,点上一支万宝路,狠狠的吸一口,这些动作我做的非常连贯,一气呵成。

“慵子,放松点,青果子活蹦乱跳的,健康着呢。”

“安逸,我想美意了。”

“你妈劝你再找一个,你说什么也不同意,去年晴好那么追你,你都不同意,照你这脾气,谁能欺负青果子?”

“安逸,我现在还爱着美意,我想她,而且经常能梦见她。”

“慵子,我还是那句话,放松点,日子都是过出来的,谁也不能把谁难死,明年我们就毕业了,青果子的费用我拿一半儿。”

项安逸面前的酒杯已经空了,不过我知道他没喝多,我担心的不是生活费,我只是担心青果会离开我。我经常半夜梦见青果脸色惨白地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她小时候病危过很多次,我总是看着她小小的额头上冒出很多冷汗,如果不是疼的受不了,她绝对不喊出声来,只是紧紧地抿着嘴唇,发现我在看她,还会慢慢地挤出一个微笑,说:“春慵皱眉的时候好丑,像格格巫。”

兄弟就是,我不说,你也全都知道。所以我和项安逸几乎一夜喝光了他家所有的酒。天空的颜色像打碎的鸡蛋一样了,混合着蛋清蛋黄的颜色,照着我的脸,我承认了一件事情,无论年轻时的情感如何,从过去到现在,我的心中是有很大一块地方是徐美意住在那里的。


从今往后,换我牵你带你走,换你当我的宝贝。

——青果记于2012年11月

【唯愿时光无尽时】

生日的时候,我就是女王,我说去哪里,春慵都会点头答应,我爱过生日!今天是沈青果的6周岁生日。要不要比一个胜利的手势呢?

早上春慵在厨房煎蛋的时候,我想告诉他今天早上我想吃油条,结果不小心咬了舌头,油字还没有说出来,就闭着眼睛慢慢的吸着凉气。好疼,眼泪都出来了。

“青果,洗手了没有?”

呜呜,我根本说不出来话嘛,咬舌头这么笨事情,是我要藏紧实的秘密,绝对不能让春慵知道,青果都6岁了,在他眼里还是一样的傻兮兮。

深吸了4、5口气,我才觉得舌头不再火辣辣的,“春慵,今天我不要吃蔬菜叶和西红柿哦,我想吃油条。”说完以后,我就安安静静的坐到餐桌旁,想着如果春慵端过来的不是油条,又是面包片的话,我就,我就,我就吃一点点好了,而且,青果已经6岁了,是绝对不会翻白眼去瞪他的。

早餐是瘦肉粥,油条,还有煎蛋,我爱春慵!

“青果,下次不要捏着鼻子说话,不好听,像格格巫。”

我的脸一下红成了猪肝色,绝对不能说是咬了舌头!不过春慵真是个记仇的家伙哦,我说过他皱眉的时候很像格格巫,他居然这么快就报复回来。一边想着,我一边用力的舀着碗里的粥,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青果,嘟嘟嘴,我给你擦一下。真是没想到,青果的下巴也可以吃饭的。”我刚要揭竿而起,春慵就掏出了一个方方的盒子。“这是安逸叔叔给你的礼物。” 我打开一看,是一盒巧克力,有白色的婚纱裙形状,黑色的西装形状,高跟鞋形状,还有包包的形状。我一定又笑成了大笑茶花,而且完全把反抗的事情丢在脑后了。

春慵说今天会带我去游乐园哦,虽然只能玩旋转木马和摩天轮,不过可以吃一小杯的冰淇淋。不仅可以去儿童乐园,还有巧克力吃,大魔王一定是离我远去了,哈哈。

出门的时候,春慵仔细的检查了一下我衣服的扣子,他说虽然今天太阳很大,但是11月的天气仍然会让很多小朋友感冒,鼻涕流到嘴巴里。他形容的可真恶心啊。男人总是这样,就不知道照顾一下女生的心吗?

我哼哼,再哼哼。不过春慵根本不理我,我只能偷偷的用眼睛瞪他,这对春慵来说,只不过是轻轻的搔了一下痒,可是对于我,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摧残啊。哪个小朋友是被爸爸妈妈包的严严实实的被抱着做旋转木马的?不过春慵的怀抱很暖呢,如果下巴是光滑的,没有胡茬蹭我的额头,才最舒服。

“春慵,我上辈子是你的情人呢!你可真是幸福啊,有我这么一个我见犹怜的前世情人,这辈子还能被你抱在怀里。”我骨碌骨碌的翻了个身,更舒服地靠在春慵怀里。

“春慵,我昨天听了一首歌哦,很好听,我唱给你听。”

青青的草地,蓝蓝天,多美丽的世界。

大手拉小手,带我走,我是爸爸的宝贝。

我一天天长大,你一天天老,世界也变得很辽阔。

从今往后,换我牵你带你走,换你当我的宝贝。

“我看看脸蛋红没红,说这样话应该是会脸红的。可能是青果的脸皮太厚了么,完全看不到红色。”春慵说这句话的时候,我觉得春慵好像偷吃了我的巧克力,声音干干哑哑的,我偷偷把巧克力又查了一遍,才放心了下来。

“哎呦,不许捏我的脸!”

他的力气可真大,无论我怎么蹬手蹬脚地挣扎,还是被他捏了好久才放过我的左脸。我那可怜的左脸!总有一天,我是会捏回来的。接下来的半天我总是在偷偷瞄着春慵的左脸,吃冰淇淋的时候,做摩天轮的时候。哎,要不是他长的太高,我是不会放过他的。哼哼。

雪,洋洋洒洒一大片一大片地从天上掉下来,我想伸出舌头去接,春慵却趁机用围巾把我的笑脸捂得更严实。“青果,我们回家吧,今天爸爸给你煎牛排。”当然,我知道还有蛋糕,早上出门的时候,我看到春慵偷偷地把蛋糕的收据藏到床左边第二个抽屉里了。

楼道的声控灯亮的时候,我看见了一个穿着乳白色风衣的婆婆和穿高筒靴子的叔叔。

“阿姨。”春慵看到他们的时候,眼睛里好像早上的荷叶,微凉,还有露珠。

啪的一声。

“你们不可以打我爸爸,不要打我爸爸。”春慵被那个婆婆狠狠甩了一个巴掌,我抱着春慵的腿,心疼的看着春慵被印上五个指印的左脸。“你们凭什么打我爸爸。”我突然觉得我的头发都要气的冒烟啦。我像一头愤怒的小牛,不顾一切地冲了上去,春慵想抓却没抓住我。

我的拳头还没有挨到那位婆婆的身上,就被婆婆紧紧的抱在了怀里。“你是青果么?”

“你们为什么要打我爸爸?”我不依不饶,我拳打脚踢,因为他们伤害了我的春慵。我一直是个坚强的小姑娘,每天吃西红柿都没有哭,可是我看到春慵左脸上的五条红色的手印,泪水就像下雨时我家的屋檐,雨珠成着串,不停的滚落。

眼前好多星星,黑色的、白色的,一闪一闪。声音好遥远,有时候能听见,有时候听不见。呼吸不上来了呢。

“青果!”这是春慵的声音啊。


无论你是东方的神仙,还是西方的神,求你留下我的青果。

——沈春慵记于2012年12月

【徘徊心头与眉头】

无论是哪家医院,都弥漫着一种消毒水的味道,明明是屠戮病菌的味道,反而更令人觉得周身都被病毒包围。最后一次见徐美意,就是在医院,不过那时,她的灵魂已经不在那似青非红的身体里了。

医院天台的风很大,一点也不象是当初我抱着美意站在学校天台时的柔和。当年美意总是窝在我的怀里,说她可以陪我一起流浪,就穿着那件印第安样式的衣服,走街串巷。青果那胡言乱语的个性,一定是遗传自她。

青果现在躺进了无菌病房里,带着氧气罩,身上插着各种管子,心电监护仪上显示的心跳频率时快时慢,我隔着玻璃看青果的时候,总是视线不能聚焦,眼前也总是模糊一片。也许是最近没有休息好,总是会被哈欠带出很多眼泪。所以我总是仰着头,不让眼泪流出来。青果,你睁开眼睛看看爸爸,好不好?

送青果来医院的那天晚上,我看着医生一根根的往青果身上插管子,我手颤抖的一根烟找不到,好不容易拿出了打火机,却被他们一巴掌打掉。

“阿姨,你打我,美意也回不来了。青果,可能也要走了。”我咬着嘴唇极力的控制自己不要哭出声来,可谈何容易。

他们是美意的妈妈和弟弟,美意刚离开的时候,她妈妈抱着她的照片哭昏了过去,接着大病了一场,打过我很多次,直到晕迷了三天之后,才被家人接回了加拿大,美意的弟弟怕他妈妈看到青果伤心,草草地和我签了放弃抚养青果的文件,也急匆匆地赶回了加拿大。

“沈春慵,我是来替我女儿接青果回家的。”

“户口本上清清楚楚的写着青果是我的女儿,我家你们昨天已经去过了。如果是为了美意的事情,阿姨,当初我年纪小,不懂事,可是青果是我的女儿,她要和我在一起。”

“可是你自己都是个孩子啊,何况青果的情况那么特殊。你每天要上课,以后还要上班,怎么能照顾她呢?”

我不能想象如果我失去了青果,我会怎么样,刚想回头深吸一口气,就看见项安逸扶着我妈过来了。

“我们怎么就不能照顾了呢,慵子上课还有我呢,我上课还有沈阿姨呢,青果子经不起折腾,你们走吧。”项安逸是我兄弟,他知道我不能没有什么,却可以一直不需要什么。

之后的对话,我一句都没听进去。因为我看见青果的呼吸突然变得急促,我发疯一样的喊着医生,不知道手该放哪里,我想进去陪着她,可是他们不让我进去。我的青果,你很坚强的,对不对?

老天,请你听听我的祷告,无论你是东方的神仙,还是西方的神,求你留下我的青果 ,我愿意用我的一切来和你交换。

不知道是他们听到了我的请求,还是青果不肯离开我一个人走。总之,她留了下来,只是睡觉的时间永远多过醒着的时间。

今天早上,我看到阳光照进病房的地板上,我想青果如果看见了,一定很高兴,因为大太阳就意味着她可以出去玩。我坐在走廊的椅子上,看着始终陪在青果床边的徐妈妈,就像有千万根针扎在喉咙里,我却一根也拔不出来。

她是真心的疼爱青果,不论青果对这个外婆多么的礼貌性的疏远,她都会在每次青果醒来的时候高兴的像个孩子,笑的眉梢眼角都有暖意。

项安逸偷偷把我叫到了走廊里,给我点了一根烟。

“慵子,我这就6万块钱,我知道不够,没有的我再想办法,我知道你一直都不用徐美意她妈的钱,可这不是办法,青果子这次的情况你也看见了,要手术的话。我这点钱也就能做个零头。”

我刚想把钱推回去,项安逸一甩手把钱扔我怀里,就头也不回的走了,我上前一把拉住他。“安逸,这钱我不能要。”

“别以为养了个女儿就能当妈,少啰嗦,拿着,我是青果子的干爸。”

项安逸走了,他说晚上来替我,说青果每次醒来看见我的时候,都以为我在扮演我爱罗。

青果已经度过危险期了,不过还是需要住院,我坐在她床边,看着她苍白的脸,心里说不出的翻江倒海。

“爸爸。”

“青果醒了?头还晕不晕,想要点什么?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有的话一定要告诉爸爸。”

“哎。”青果居然叹了口气,“春慵爸爸,你的脸还疼不疼?”

“早都不疼了。你要不要吃点什么?水果,还是小蛋糕?但不许吃巧克力。”

“春慵,我现在吃不下。”

“好”

“春慵,我可以捏一下你的左脸么?”

“好。”

我假装被她捏的呲牙咧嘴,看她紧紧的抿着嘴,那样清新的笑,像一朵茶花。

“春慵,你累了吧?”

“不累。”

“春慵,我哪里都不去。”

“嗯。”我的声音已经变的沙哑。

“春慵,就算你一辈子只会做三明治,我也不会嫌弃你。”

“爸爸会等你出院了给你煎牛排的,不过我还是会逼你吃西红柿的。”

“我爱你,爸爸。”

“我也爱你,宝贝。”

评论

8条评论
  1. Gravatar 头像

    蘑菇 可靠的🍄 回复

    Google Chrome 58 | Windows 10

    青果青果(๑•̀ㅁ•́ฅ)

    • Gravatar 头像

      Shawn 萌萌哒博主 回复

      Safari 10 | Mac OS X 10.12

      可爱的青果与可靠的春慵(纯之说春慵的蕴意是春意慵懒)~ヾ(≧∇≦*)ゝ

      • Gravatar 头像

        蘑菇 可靠的🍄 回复

        Google Chrome 58 | Windows 10

        养个青果这么可爱的女儿

        • Gravatar 头像

          Shawn 萌萌哒博主 回复

          Safari 10 | Mac OS X 10.12

          养个香菇这么可爱的**OωO(还是不说了,不然香菇会打死我的)

    • Gravatar 头像

      香菇 传说 回复

      Safari 10 | Mac OS X 10.11

      不懂

  2. Gravatar 头像

    奥兹 潜水 回复

    Google Chrome 50 | Windows 10

  3. Gravatar 头像

    月宅 潜水 回复

    UC Browser 6 | Windows 10

    字太小了,,,,看着有点累。

    • Gravatar 头像

      Shawn 萌萌哒博主 回复

      Safari 10 | Mac OS X 10.12

      这大小你还嫌小?……我琢磨着要不要做个调节字体的功能∠( ᐛ 」∠)_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