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

Shawn

欢迎来到我的博客!

世上有朵美丽的花,那是青春吐芳华

 4月前  •   467  •   1

看过小说再看电影,不得不说改动还是蛮大的。冯导在乱世给我们建造了一片伊甸园,那里满是舞动的身姿和青春美丽的面庞,再把时代大声吟唱。小说更容易引起我们对时代压抑人性的深思,电影更偏重讲时代大背景下一代人的青春故事。可以说,电影的改编让我收获了很大的惊喜。

1976年,毛主席逝世,文革结束。

文工团里的老好人刘峰,被大家称为活雷锋。

做雷锋当然光荣神圣,但是份苦差,一种受戒,还是一种“阉割”,所有的奖品都是对“阉割”的慰问,对苦差的犒劳,都是一再的提醒和确认,你那么“雷锋”,那么有品,不准和我们一样凡俗,和我们一样受七情六欲污染。

所以在刘峰向喜欢了很久的林丁丁表白的时候,林丁丁表现出的是难以置信,惶恐,恶心。

他抱了她,也因此被批斗,被流放。

1979年,中越战争,刘峰何小萍被“流放”前线。

还记得那个被火烧的面目全飞的男孩对当时在野战部队负责抢救伤员的何小萍说:“我今年十七岁,其实我十六岁,为了当兵虚报了年纪,家里有两个姐姐,我是家里的独子”炮弹飞过,何小萍第一反应就是扑向小战士,把他护在身下。

讽刺的是,上战场的都是一腔热血不懂开枪不懂战争的新兵蛋子,从小在军队大院里长大打枪很准的郝淑雯(干部子弟)却从来不上前线。

这个小战士临终问何小萍的一个问题是果丹皮长什么样。

经历了太多的残肢断臂生死离别,何小萍在前线被传成了英雄人物。电影里有个比喻打的好,北方的冬天,白菜都是放在室外冻着的,习惯了室外冰冷的温度,一拿到室内白菜九腐烂的特别快。何小萍的精神也是这样被腐烂了。在家里、文工团受尽了白眼与排挤,当了太久的笑话和累赘的她,突然成了英雄,承受不住,便精神失常了。

战争结束,文工团要解散了。最后一场演出,观众是残疾士兵和精神心灵受到创伤的兵。何小萍穿着病服坐在前排,看曾经一起在舞台上演出的战友演出。她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呆呆地看着。后来她一个人悄悄走了出去,在室外的空地上,旋转,起舞。每一个动作,都和舞台上的战友一模一样。

所谓的芳华,不过是一场被阉割的青春。

那时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一代人的芳华已逝,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

没有人永远年轻,但永远有人年轻。最美好的时光,是现在,所以,给身边的人一个拥抱,去爱吧!

没有了,已经是最后文章啦
下一篇:

 评论


 已有1条评论

  1. 隔壁小蒋 潜水 Windows 10 | 谷歌浏览器 55.0.2883.87 3月前

    哇,全站无刷新(ฅ´ω`ฅ)